顺达总代

会员名称: 密码:
设为顺达总代 |  加入收藏  |  会员中心  |  随便踩踩




众家评说阿年
 
  多数文人有个毛病,常把清高和平易近人对立起来,过于清高孤傲,常觉孤独寂寞,又守不住寂寞,于是牢骚满腹。而守年却不是这种人,生活的大起大落的磨难已经使得他大彻大悟,于是心境宽容宁和,善于纳众,恬然自安,同时孜孜不倦地助人为乐。
  守年的性格中不乏多重性。大快乐中也有多愁善感的侧面。强烈的责任感和深度意识使他不可能盲目乐观,他的心沉沉的很有份量。在他的《怀念旧居》集子里,我们时时可以读到那普鲁斯特式的忧伤。这种忧伤很美,是一种沧桑感,没有思想的人写不出这种感觉,也读不出这种感觉。轻拙的文字下不乏深沉的力度,这就是《怀念旧居》的总体基调。把童年、青年和昨天走过的路清晰地理一理,把梦幻、酸辛、悲伤和欢乐重新回味一下是多血质的人最爱做的事。其中许多篇章我读后能为之怦然心动,除了因为作者是大手笔能自如地驾驭语言而外,恐怕就是感情因素了。情不真无以动人,守年天性率真再加上多年的文字功底,能把磅礴的激情化作行云流水,也算是彻悟之后的境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程大利(中国美术出版总社总编辑)

  作为同行,我深知办刊的艰辛,可每次看到阿年用饱满的热情去面对、去开拓,让人不得不佩服。如果没有这点精神,如何能创办一个让美术界关注的“东方系列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何东(著名画家、《中国书画报》社长)

  阿年不仅是个多面手,而且是快手。他能写能画,摄影、著文、社会活动都有过人之处,在文艺界朋友中口碑极好。最宝贵的还是他为人真诚,为艺真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——周瑞文(著名油画家、《美术报》副总编)

  通过办刊我认识了阿年,相聚、相叙、相知,很感高兴。大家赏识他的才能,更赏识他的友谊,同为画家,像他那样肯牺牲自己的创作去为别人作嫁妆的人实在不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冯今松(著名国画家、原湖北美术院院长)

  很高兴常常读你夹在于刊中的信,你不断为推广版画艺术出力很让人感动。以前我曾说过,你要做韵事没有不成功韵,这印象与信念,一直留在我脑子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——杨可扬(著名版画家、上海美协名誉主席)

  从你每次写信的字迹来看,速度不低于打字机,说明你的时间以分秒计算,就像巴格尼尼一首曲子“瞬间”,从头到尾都是以最快的弦上跳出演奏,少有人能演此曲,故也少有人有你这般狂野的工作效力,实为敬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王乃壮(著名国画家、清华大学教授)

  茫茫人海,偌大中国,民间中自筹办刊,又如此成就者,阿年当推第一人。美术界没听过谁做得有如此潇洒、周到,也没有听过谁有如此本领、智慧与傻劲。
                     ——卢延光(著名画家、广州美协主席)

  阿年多次来北方组稿为介绍东北画家尽心尽力,其精神实在让人感动。他寄的刊物我几乎都拜读,受益很多,特别佩服他的精力、能力、才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卢禹舜,(著名国画家、哈师大美术学院院长)

  在好些美术活动中,我常听到朋友们谈起阿年,大家对他的执着办刊的精神与为人表示敬佩。说真的,我没有见过多少像阿年这样一年四季拖着装满书的大皮箱满世界跑,为推广艺术促进交流尽心尽力的文化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——郑军里(著名国画家、广西艺术学院教授) 
 
  有谁像阿年这样执着锲而不舍。是什么吸引着我们?要利,我们比不上大款们,睢准了一夜便可腰缠万贯。要名,我们不如将脑袋削尖拿着和首长的合影炒自己、并能得到虚名的人。 我们只是找准了自己乐意作的事去体味人生,阿年悟出了这个中三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——江文湛(著名国画家、西安国画院副院长)

  阿年精力过人,胆识过人,凡是他想要办的事他会以拼命的精神去干,真是叫人佩服。看阿年办的刊是一种享受,读阿年写的美文是一种陶冶,与阿年谈天则是像品老酒,太有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杨明义(旅美画家)

  阿年的口头禅是“我没有读过书,只是个小学生"。每在这时,我不免想起《论语》上的一段话:“事父母,能竭其力:事君,能致其身;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虽日未学,吾必谓之学矣。所以我总对他说“你很有学问。”他还以为我是打趣,不知我可是有出处的!读阿年散文,我们见到阿年拳拳之心,《母亲与花》等多篇那种纯孝依偎、赤子之情,足可以感动得人落泪,“我也有母”,可就天真不泯、浓厚诗情不及他远,这就感慨万分。另外他用友情织就的经纬,更可让人见识阿年的为人,阿年境界,“虽曰未学",谁相信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——张放(著名作家、四川大学教授)

  假如你是个行内人,便可从阿年出的书和刊物中看到非常的不易,今天的各类出版物多如繁星,多少出版家想的是怎么出效益高的畅销书,而阿年却在做着一系列为艺术献身的举动。我想,阿年先生是惟美的,对艺术爱得痴迷,他是个有使命感的精神贵族。他那双透过眼镜片的眼光,注视着美育对人类整体素质的重大作用,他愿意用非凡的艰苦的努力去实现心中的理想。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赵澄襄(著名国画家、作家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118条记录
推荐内容